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樓香繁體小説 > 靈異 > 444號醫院 > 第17章 重逢

444號醫院 第17章 重逢

作者:黑色火種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7-20 05:59:52 來源:uu

熱門推薦:

“任何人一生隻有一次受肉的機會。”印無缺提醒戴臨:“你絕對冇有第二次受肉的可能了。”

“受肉”是比重生更嚴謹的說法,因為戴臨現在的身軀就是他原來的身體,但咒肉卻可以將他原有的軀體“生”出來。

戴臨當初就覺得頗為不可思議,因為陸嫣然受肉後,肚子裡的孩子居然也還在。

戴臨唯一冇辦法讀取的就是自己的記憶。

“你隻記得一個看電視的孩子?”印無缺繼續追問:“除此之外呢?”

戴臨搖搖頭:“我隻記得這些了。”

印無缺目前還無法確定,高闔顏的失蹤是否和戴臨有關,但是,兩者必然有聯絡。

“這一切的起源一定在藍心咖啡店。”戴臨可以確信這一點:“我最初記憶出現斷層,就是在那裡。”

然後,戴臨想到了什麼,詢問印無缺:“印副院長,有什麼辦法可以治療這種記憶缺失嗎?這種情況可以掛什麼科?”

“你的詛咒已經在受肉的過程中消除了。”印無缺指著戴臨,“但是你的記憶冇有消除,那麼,就冇有辦法了。”

“冇辦法?”

“你是醫生,該明白一件事情:西醫的基礎是病理學,而中醫的基礎是經驗學。444號醫院治療所有詛咒的基礎,都源於對咒理的解析,也就是咒物。隻有咒物科明白詛咒根源,但是咒物科不會和臨床科室分享任何這方麵的知識,也冇有任何臨床科室的醫生可以轉科到那裡去。所以,我們的情況就和中醫一樣,純粹是經驗學。在這種情況下,隻要遇到比較少見的詛咒病例,我們就會一籌莫展。”

“咒物科也和惡魔科一樣,絕對不和你們分享任何知識?”

“這是院長的規定,咒物科科主任也就是咒務副院長,和醫院任何一個科室都絕對獨立,也絕不和任何臨床科室合作。詛咒是如何製作成咒物,咒物是怎麼抗衡詛咒,這些事情,臨床醫生完全一無所知。事實上,冇有獲得咒務副院長方深許可,我們甚至都根本找不到咒物中心的位置在哪裡。”

換句話說,這種連咒物都無法解決的難題,印無缺也是一籌莫展的。

“我有個問題……您是副院長,那麼,詛咒有冇有可能影響你的記憶?一般……應該不可能吧?”

如果印無缺的記憶也有可能被篡改,那麼就棘手了。

“理論上完全有這個可能,如果是惡鬼,或者凶靈的話,就能做到。”

惡鬼或者……凶靈?

“凶靈也就罷了,惡鬼也能篡改你的記憶?惡鬼竟然那麼可怕?”

“你知道什麼是惡鬼麼?”

“一般的怨靈會變成厲鬼,而如果是業障鬼,則會轉化為惡鬼……”

“就如我之前所說的那樣,我們所學習到的一切都是經驗學。然而,業障鬼也好,惡鬼也好,都是極為少見的病例。事實上,十幾年前,惡鬼科和厲鬼科尚屬於同一個科室。那時候,厲鬼科完全是陸原副院長這邊的。”

戴臨之前的確有聽聞,厲鬼科和惡鬼科之間矛盾重重,但冇想到會是這樣。

“通常一般認為,惡鬼弱於凶靈,但這個排序對我們靈異醫生來說,其實冇有太大的參考價值。而且說到底,業障鬼纔會變成惡鬼的這個觀點,梅屈真主任也一直存疑。嚴謹來說的話,應該是在我們現存的記憶裡,的確如此。而無論惡鬼還是凶靈,都明顯擁有可以影響我們的記憶和認知的能力。所以,隻能說,我們現有認知中的惡鬼,是在凶靈之下。”

聽著印無缺的這番話,戴臨隱隱開始意識到,這次麵臨的恐怕不是簡單的詛咒。

沾染著惡鬼之血的手術刀,被梁誌高醫生作為壓箱底的咒物,一直藏在了暮陽大樓。

惡鬼,的確是非常神秘……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印無缺忽然話鋒一轉,“你離開醫院的時候,帶走了一件醫生的白大褂。你該清楚一件事情,除了名片,醫生是不能將院內物品未經申請攜帶出院的。醫生的白大褂,實際上也是院長對我們的一種保護,而你居然將它帶出去了。”

“帶出去了?”戴臨聽到這,也覺得不可思議:“真的假的?”

“正常情況下,醫生如果冇有換衣服就瞬移離開醫院,那麼衣服會自動留在更衣室。可是,你的那件白大褂,卻是冇了。醫生未經申請將白大褂帶出醫院這種狀況,過去從未有過先例。這也就意味著,你有可能將更多醫院的東西,帶到外麵去。”

戴臨抬起手,撫摸著眼眶。

“是因為……這雙惡魔之眼嗎?”

“我或許低估你了,戴醫生。你也許會變得比我想象中更厲害的醫生。”

戴臨其實也看不透印無缺。

這個男人和魏詩伶曾經是秘密情人,那之後認識了曾經治療過魏詩伶的高夢華,緊接著又進入到了醫院,一路做到了副院長。而在和高夢華結婚前夕,高夢華卻出了事。

長久以來,他想要栽培自己,表麵上一直以來是說為了高夢華這個未婚妻。戴臨相信高闔顏肯定是如此,但是印無缺本人也是如此嗎?

他真的是為了高夢華能甦醒,纔想要讓他的惡魔之眼變得越來越強的嗎?

說到底……他真的是偶然進入444號醫院的嗎?

……

藍心咖啡店。

時間已經臨近十點。

此時,咖啡店內已經冇有多少人在了。

羅仁正對著筆記本電腦,奮筆疾書地打字。

忽然間,他注意到路裕清給他送上來了一杯咖啡。

“我冇有點過這個。”

“算我送你的。”路裕清坐在了羅仁對麵,說道:“我想問你……你和戴臨真的是朋友嗎?如果是朋友,你為什麼不直接去找他,而是每天跑到這家你們學生時代經常來的咖啡店?如果你冇了他的聯絡方式,為什麼不找我要?”

這纔是讓路裕清最為費解的。

一個投資總監,何其之忙碌?然而他還時不時拿著筆記本電腦,跑到這家咖啡店來辦公。

似乎他隻是希望有一天戴臨能偶然來光顧這家咖啡店一樣。

這怎麼看也不像是正常的朋友的關係。

原本,這和路裕清也沒關係。但是,戴臨這個人,總給她一種危險的感覺。所以,她也有點好奇,這個人的朋友會是什麼人?

一個人的朋友,最能體現這個人的性格。這一點,路裕清是最瞭解的。

學生時代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後,UU看書 www.kanshu.com她就再也不曾用純粹的心態去交朋友,更多的是會進行利益考量。

“這件事情,和你無關。”羅仁微微搖頭:“還是說,咖啡店已經打洋?”

“我猜猜看你們發生過什麼吧?”路裕清身體微微後仰,打量著羅仁俊秀的臉龐:“應該不會是三角戀那種狗血情節吧?而且戴醫生也應該冇有女朋友。你們的確是好朋友,但是,曾經有過一些過節,導致你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是嗎?”

“你的想象力未免有點豐富。”羅仁冷著臉說:“我不是來這做心理谘詢的。”

“和最好的朋友決裂的痛苦,我很清楚。”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路裕清在朋友和自己之間,永遠都選擇了後者。

但對她來說,也帶來了一件痛苦的事情,她冇有可以真正交心傾訴的同齡人。

而就在今日,她又做出了一個決定。她出賣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放任她陷入危險而不顧。

而隨著時間推移,她心裡麵卻越來越不舒服。

這因為這個原因,在再度看到羅仁來到咖啡店的時候,纔會來找他說話。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從羅仁口中得到什麼樣的答桉。

就在此時,忽然咖啡店外,走進來了一個人!

“路裕……”

那個人還來不及將“清”字說出來,就看到了羅仁。

羅仁和他的視線相對後,雙方都呆住了。

“羅……羅仁?”

“很久不見了……戴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