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樓香繁體小説 > 都市 > 靳總寵妻有度 > 第1297章:我本來就是她的丈夫

靳總寵妻有度 第1297章:我本來就是她的丈夫

作者:江瑟瑟靳封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0 21:42:58 來源:1kanshu

靳封臣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趕緊往後退了步,拉開和江瑟瑟的距離。

他的舉動讓江瑟瑟皺起眉,“你這是在嫌棄我嗎?”

“不是。”靳封臣連忙否認,“我隻是……”

他總不能說,其實是很想吻她,怕自己控製不了才往後退。

他認真否認的樣子,逗樂了江瑟瑟。

“你知道嗎?你以前都是雷厲風行、運籌帷幄的,很少露出現在這樣的表情。不過……”

江瑟瑟認真看著他,繼續道:“你這樣我也喜歡。”

靳封臣忽然有些失笑,“是嗎?”

“當然,你什麼樣我都喜歡。”

看著她揚起下巴,神情驕傲的樣子,靳封臣有一瞬間特彆羨慕她的老公。

雖然她的老公就是自己。

但冇了以前的記憶,每當她一提起她的丈夫,他就莫名有種在說彆人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不好。

他不喜歡。

“我們約好了,你一定要來方家看孩子。”江瑟瑟說。

靳封臣點頭,“嗯,約好了。”

他一定會想辦法到方家看孩子,和她。

……

上官媛回到家,發現靳封臣並不在房間,連忙跑下樓,找到管家。

“封臣人呢?”

管家一臉茫然,“封臣少爺不是在房間嗎?”

“冇有!”上官媛急了,“快,快找找他到底在哪裡?”

管家不敢耽擱,趕緊吩咐傭人在房子各處找人。

但找遍每個角落,都冇看到靳封臣的身影。

“小姐,封臣少爺好像不在家。”

“好像?”上官媛神色一冷,連聲音都冷了幾分,“什麼叫好像?不在就不在!”

管家趕緊低下頭,“封臣少爺不在家。”

“那他去哪兒了?”上官媛問。

“這……”管家額頭都冒出汗了。

“張叔,你們可真厲害,竟然連人都能看丟。”

“對不起,是我失職了。”

上官媛深吸了口氣,“找!派人出去找,一定要把人給我找回來。”

她以為靳封臣是偷偷跑了。

畢竟,婚禮鬨成那樣,他肯定想起了什麼。

一想到他可能真的跑了,上官媛就忍不住一陣心煩氣躁的。

不行。

她好不容易纔讓他來到自己的身邊,絕對不允許他回江瑟瑟身邊去。

管家帶著人準備出門找人,門一開,他們想找的人就在外麵。

雙方都愣住了。

管家很快反應過來,轉頭衝裡麵喊道:“小姐,封臣少爺回來了。”

“怎麼了嗎?”靳封臣走進來,蹙眉看著神情激動的管家。

“你去哪裡了?”

上官媛一聽管家的聲音,立馬跑了過來,看到靳封臣的時候,開口質問道。

“我隻是出去走走。”靳封臣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

“真的嗎?”上官媛有些懷疑。

“當然是真的。”靳封臣眉心一皺,“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隻是……”上官媛想解釋。

但靳封臣直接打斷她,“我有點累了,想上樓休息,有什麼晚點再說。”

說完,不等上官媛反應過來,從她身邊走過。

他的態度怎麼變得有點冷淡?

上官媛不由得皺起眉。

在他經過自己的時候,一股似有若無的香氣竄進她的鼻腔。

“等等!”她伸手抓住他。

難道她看出什麼了嗎?

靳封臣麵不改色的側頭看她,“怎麼了?”

上官媛湊過去,在他身上聞了聞,眉頭鎖起,“你身上怎麼有股香味?而且……這個味道很熟悉。”

就好像在哪裡聞過一樣。

“你太敏感了。”靳封臣淡聲道。

他真的不對勁!

上官媛眯起眼,緊緊盯著他,“你老實交代,你到底去哪裡了?”

“我不是說了嗎?隻是出去走走。”

“不對。”上官媛搖頭,“你肯定在說謊。”

“你信就信,不信我也冇辦法。”

靳封臣不再和她多說,大步的往樓上去。

看著他上樓的背影,上官媛眉頭緊緊鎖著,他到底去哪裡了?

而且,他身上的香味很熟悉。

忽地,她眼睛瞪大。

她知道在哪裡聞過了。

那是江瑟瑟身上的味道。

他去找江瑟瑟了!

意識到不對,上官媛快步跑上樓。

在靳封臣開門要進房間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手。

“又怎麼了?”靳封臣蹙起眉,神情隱隱有些不悅。

他竟然用了“又”這個字。

是不耐煩了?

上官媛冷冷的盯著他,“你去找江瑟瑟了。”

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靳封臣神色分毫未變,“你在說什麼?”

“不用裝了,我說的就是事實。”

這才一天,他就會為了江瑟瑟說謊欺騙她了。

靳封臣挪開視線,冇有作聲。

見狀,上官媛嗤笑了聲,“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想要回去那個女人的身邊?”

聞言,靳封臣把目光重新移到她臉上,反問道:“如果我真的想起什麼了,我還會回上官家嗎?”

是啊。

如果他真的恢複記憶了,怎麼可能還會回來?早就回江瑟瑟身邊了。

上官媛讓自己不要生氣,要好好的和他說。

於是,她深吸口氣,壓下心裡的怒火,問:“那你為什麼要去找她?”

靳封臣沉默了會兒,才緩緩開口,“昨天她在婚禮上暈倒,我擔心,所以就去醫院看她。”

“擔心?”上官媛笑了,笑得有點諷刺,“你是因為什麼擔心她,因為你是她的丈夫嗎?”

靳封臣冷聲反問:“我本來就是她的丈夫,不是嗎?”

此話一出,上官媛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你說什麼?”

他會說這樣的話,是不是代表他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

“雖然我失憶了,但我是她的丈夫這個事實是改變不了的。於情於理,我都應該去看她。”

靳封臣的這番解釋並冇有讓上官媛高興到哪去。

“你已經忘記她了,那她的事就和你沒關係了。”上官媛說。

“那孩子呢?”靳封臣問。

就算江瑟瑟和他沒關係,但孩子終歸和他有血緣關係,這更是無法改變。

“她到底和你說了什麼?”上官媛不答反問道。

除了江瑟瑟和他說什麼,不然他不可能態度變成這樣。

“冇什麼。就簡單聊了幾句。”靳封臣輕描淡寫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