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樓香繁體小説 > 靈異 > 雲與海 > 第八十六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雲與海 第八十六章 是非對錯無憑藉

作者:倪鹿鹿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7-04 04:39:58 來源:言情API

看著在身邊沉沉睡去的蘭淨珩,她不禁伸出修長的手指,順著眉眼輕輕向下描繪著清俊的輪廓。

在一起吧。

隻要能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前離開他就可以了吧?

她反覆問自己說服自己,確認又否定,放棄又不甘,真希望發生點什麼好篤信自己的決定。

愛是剋製,可**隻會越演愈烈。

但……這是他自己選的,不是嗎?

為了不讓自己有任何顧忌,並滿足想要擁有對方的**,遲清野心一橫,決定把責任都往他身上推,這是他自己選的,願打願挨。

想到這裡,她收回自己的手,藉著月光靜靜欣賞蘭淨珩的睡顏。

半晌,她將麵頰上的碎髮勾到耳後,頓了頓,忽然小心翼翼且略有些侷促地伸頭接近,深吸一口氣又頓了頓,隨後便鬼使神差地輕輕覆上了蘭淨珩的唇。

才幾秒鐘的時間,遽然感覺到對方朱唇的微微翕動,她驀地閉上眼翻過身去,當做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

房間裡安靜得隻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還有窗外被風吹亂的枝葉。

遲清野眉頭微蹙,雙眼緊閉,而她的心卻跳得飛快,感覺自己乾了什麼罪惡感十足,卻又值得竊喜的壞事。

但她不知道的是,身後的蘭淨珩此刻正不動聲色地注視著她的背影,濃密睫毛下的眼眸蘊著幾分寵溺意味的狡黠。

兩人就這樣各懷心事地同床而眠,刻意保持的距離也越拉越近,最後無意識的共枕相對。

在半睡半醒間,遲清野似感覺有人將自己輕輕擁入懷中,那是一個溫柔而剋製的懷抱,讓人感到滿滿的安全感且無比欣慰。

早晨的微光將月色取代,溫柔如水地傾灑入室,而蘭淨珩的手機卻很不合時宜地響起了,擾了兩人的清夢。

他迷迷糊糊地順著聲音來源去摸索手機,遲清野則是眉頭緊蹙地給了他一腳,慢慢起床氣地翻過身去,拉過被子把頭蒙起來。

被踢了一腳的蘭淨珩略吃痛地揉了揉大腿,旋即抓起手機定睛一看,是喬納森的叫醒服務,今早九點還有會要開。

他將手機靜音,回頭看著把自己裹成餃子的遲清野,不禁啞然失笑。

雖然很想繼續賴在她身邊,但自己僅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洗漱並前往蘭氏財團大廈,單單車程就要一個小時左右。

猶豫一刹,他頗有些無奈地起身,穿好鞋子,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間並把門帶上,然後求助大管家安排車送他回海景公寓。

因為不用上班,遲清野繼續睡到自然醒,起床後看到蘭淨珩的皮夾掉在了地毯上,向來應該是昨晚保鏢把他抬到床上時意外掉落的吧。

她漫不經心地撿起並翻開,隨後抽出一張證件細細地看了看又放了回去,那是一張才辦冇多久的永久居住證。

隨後,她略有些不屑地將皮夾甩到床頭櫃上,“切,老外。”

洗漱完畢走房間,雪球便黏黏膩膩地貼了上去,來來回回蹭她的腳,似乎在求親親抱抱舉高高。

遲清野自然會毫不猶豫地滿足它,然後抱著它下樓去往餐廳。

吃了藥後,她心不在焉地用叉子玩弄著盤子裡的香煎三文魚,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欲言又止。

站在一旁隨時待命的大管家見狀,微笑地上前一步,似試探地輕聲喚道:“小姐?”

“嗯?”她漠然抬眸。

“是不合胃口嗎?”大管家微微彎腰,關切地問道。

“冇有,是我還冇睡醒。”她搖搖頭後,似有想起了什麼,“對了,蘭淨珩什麼時候離開的?”

“六點四十分左右,鄙人安排司機送他出去的。”大管家恭敬地回答道。

她單手托著下巴,懶洋洋地看著對方,“有冇有避嫌?”

遲氏的人不方便出現在蘭氏所在地的周圍,容易給彼此增添不必要的麻煩。

大管家聞言,遂頷首答道:“回小姐,目的地不是白虎莊園,也不是蘭氏財團大廈,而是臨近市中心的國際頂級公寓區,應該冇有太大問題。”

聽到這話,她明顯頓了頓,隨後若有所思道:“那也要小心,畢竟他身份特殊。”

“明白了,小姐。”大管家瞭然頷首。

“查查他住哪棟哪層哪號。”她又補充道。

“是,小姐。”

大管家正準備退下去著手安排時,遲清野略有些端肅地把他叫住:“等一下。”

“安排人去一趟楓林小區,送遲未晚的父母離開本市,如果她們願意的話,也可出國定居,彆留在這裡了,不安全。”

“遲未晚”原本就是遲爸遲媽愛女的名字,她占用太久,且惹了不少麻煩,得廢掉這個名字,換回原來的。

擔心會有人因自己而找上他們,僅僅是派人保護已經不足以讓自己安心了,得把他們送走,徹底恢複雙方的關係。

遲未晚早在八年前就已經死了,她遲清野不過是宋雲斕的雇主,並冇有任何親友關係。

大管家能理解她的用心良苦,也知道她雖行事極端,但算不上壞。

“好的小姐,鄙人這就去安排。”說完,他便轉身退了下去。

遲清野深吸一口氣又重重舒了出來,草草把盤子裡的三文魚吃完,放下叉子便抱著雪球去往客廳,拿起座機摁下設置好的快捷鍵“0”,把玄武山莊裡負責安保工作的負責人叫進主屋。

負責人走到客廳的沙發前,恭敬而嚴肅,“小姐。”

“去查查霄氏財團主席秘書冷知秋的現況,再順便探探霄氏的近況。”

不要是“蘿蔔章”事件,她可太久冇聽到有關霄氏的話題了。

遲硯書和遲博川肯定有聽說些什麼,隻是為了不讓自己憂心都選擇了閉口不談。

所以隻能讓人暗中調查,看看那邊最近的一些情況,自己也好想應對方案。

負責人雙手背後,鏗鏘有力地答道:“是,小姐。”

“另外再派一批人去盯著董事會裡的那群老人家,看看他們近期跟誰往來密切。”

既然想把那群緊握長者權威,倚老賣老的財團元老們拿捏住,那就得掌握更多的訊息。

不能說是不信任,而是想幫遲硯書和遲博川鞏固地位,畢竟是自己授權他們代管財團的,不能讓他們因此受太多的委屈。

她思索一刹,又補充道:“如果不幸被逮到了,就甩鍋給霄氏,記得做得像一點。”

自家人跟蹤調查自家人,若是被逮到還挺難堪的,尤其當下局勢難分明暗。

你以為自己在暗對方在明,說不定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深淵還有雙眼睛在看著呢。

負責人瞬間意會,“明白了,小姐。”

“那下去忙吧。”她不矜不盈地擺擺手。

“好的,小姐。”

負責人恭敬一鞠,乾脆利落地轉身離開了。

遲清野摸了摸懷裡的雪球,歪著頭自言自語道:“人類的世界很複雜,你得慶幸自己是隻貓,聽不懂也不需要在意。”

雖然寵物向來冇有繼承權,不過是人類的情感及歸屬需要,但一生短暫而簡單,無需經曆漫長的爭鬥與折磨,總的來說不算太難熬。

她扭頭看向窗外,發了會呆,似想起什麼般地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特意調到商業頻道。

果不其然,霄氏與蘭氏的合同糾紛事件有了新進展。

蘭氏財團在一個小時前,已召來新聞釋出會,並當著所有媒體記者的麵,出具了原合同實體印章的遺失及作廢證明。

之後還表示支援霄氏財團的報案追責,感謝霄氏捨己爲公。

在主持人行雲流水的報道下可以獲悉,霄氏這次事件上大概率得吃癟。

下一步,就是等警情通報的釋出了。

她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抬手關了電視,這種連續劇纔是真有意思,讓人慾罷不能。

雪球大概是被她抱久了不耐煩,掙紮著要自由活動,後腿用力一蹬跳上茶幾,舔了舔爪子,緊接著便一溜煙地跑了。

遲清野無奈地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貓毛,然後閒庭信步地上樓回了房間。

被冷落在床沿搖搖欲墜的手機呼吸屏,像呼吸的頻率一樣亮了又熄滅。

她懶洋洋地抓起手機,又順勢倒在了床上,用密碼解鎖後,便看到了遲星眠半小時前發來的資訊。

“今晚方便一起吃飯嗎?好想找你聊聊天。”

看著這條簡訊,她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好像那麼多年來,無論是作為遲未晚還是遲清野去融入集體過正常生活,畢業亦或是辭職,都會達成某種不再聯絡的默契,因此,她一個推心置腹的普通朋友都冇有。

所謂的同學和前同事,每一次的聯絡都帶著目的,不是借錢,就是結婚滿月隨份子。

包括之前對遲未晚如此關心的韓霜暖,在自己不回覆曠工資訊後,也就徹底斷了聯絡。

雖然不聯絡也冇什麼,畢竟生活是自己的,大多數人都是隱形的本位主義者。

隻是遲星眠作為一位前同事,突然發來這樣的一條簡訊,不禁讓她思緒萬千。

是該懷疑她包藏禍心想試探些什麼,還是相信她把自己當朋友了?

可無論是哪一種猜測,都得應邀才能證實。

她歪著頭,靜靜的思考了驗證的必要性,遂決定赴約。

“好,記得把地址和時間發我。”

回覆完資訊後,她又去往書房開啟電腦,進入先前發的反竊設計的帖子裡。

果然,幾份設計圖的原主人已陸續找過來了。

她清肅的臉上隨著鼠標的滑動,漸漸浮現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有得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